瀚海阑干千尺冰

不过沧海一粟。有幸与您相识

© 瀚海阑干千尺冰 | Powered by LOFTER

野猫。

是一只灰色的猫。

她卧着,雨将不大的血滩淋漓成三分灰白。司机犹豫了一下,车速稍稍放慢。这一瞬间的犹豫明显展示了人对待生命的仁慈,同时抵去了些许罪恶感。我深深吸进一口满含凉意的空气。车颠簸了一下,行驶过去。

没有哀鸣和呜咽,也没有骨头碎裂的声音。也许是被过大的雨声盖住,也许是被耳机里撕裂般的歌声掩去。温热的气息徐徐吐出,应是安抚本就平静的心率。

流浪猫或流浪狗会蹲在尚有余温的发动机上,等汽车重新发动,发动机周围迅速升温。便会不顾一切跃离滚烫的机器,迎来凉爽的空气和滚动的车轮。二次碾压接踵而至。

这是常有的事。

It rains cats and dogs.

滂沱大雨减弱为细雨。那暗红将水洼点燃,烧到灰飞烟灭余烬自冷时,在这世间走过一遭的证明,也不见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