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阑干千尺冰

不过沧海一粟。有幸与您相识

© 瀚海阑干千尺冰 | Powered by LOFTER

【欧白】雪(小白主视角)

小白主视角,其实cp向没有那么明确……咳。有参考以及模仿龙妹的《旁观者清》。小白姑娘果然是我心头最爱。
有私设,文笔拙劣逻辑欠妥。含现→欧

愿博各位一笑。

*

        小白眯着眼睛,困乏地盯着天花板。她挣扎半晌,向被窝外探出的一只手接触冰凉的空气,摸到枕边的手机,空气立刻透过被子窜进凉凉的寒气。她瞥了眼窗外,天光已经透过窗帘落进宿舍,三个舍友仍然在安睡,偶尔被她捕捉到几声清浅的呼吸。

        打开手机,三条未读消息。

  ...

【将律】你的生日

事实上将律将无差

初次下笔坑害这两个小男孩,望各位海涵

上帝啊我爱他们
********************************************
电话的信号穿过清冷的小巷,挤过喧闹市中心,伴着风自电信塔穿堂而过,最终越过在此时仍然蔚蔚的天空,抵达在13年前的今天诞生的,那个红发少年的手心。

“嘟——”

晚霞正被点缀些许璀璨的暗沉天色缓慢蚕食,一点一点衬得天际余晖愈发鲜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电话那头的友人。那颗归为普通的巨大神树静立于原地,任凭夕阳侵袭那所剩无几的绿色阴影。

影山律望着窗外的景色出了神,对铃木久久不接电话的事也不恼,心里倒数了三二一准备挂了电话再继续自己手...

生前[maki第一人称]

对我说了无数遍的那句话,不管听了多少次也觉得难过,如同烙印般刻印在心上,挥之不去。

——你是个废物。

“啪!”突如其来的拍掌声将我吓得将笔甩出,紧紧闭着双眼不敢寻觅声源,当耳畔传来熟悉而又温暖的笑声时我才睁开眼,夕阳侵染带着笑意的侧脸映入眼帘将我的世界照得通透光明。

“maki又在发呆——”略带娇嫃的语调,扣击着耳膜,再蔓延到心脏,随后涌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暖意“一起回家吧!”

“恩,走吧。”我小声回应着Yuu的邀请一边小心地看向周围的同学生怕惊动了他们,但又不出意料地瞥到了不满的眼神。

“啊……啊,又是这家伙独占了Yuu呢。”

“是啊……如果不是Yuu心地善良才不会接纳这个废物呢。...

心血来潮的all田小段子

1.佐田
最近佐疫越来越喜欢找田啮要求合奏了,虽然吉他和钢琴组合的场景比较奇怪,不过田啮觉得听下来确实不错——前提是佐疫你能别在弹钢琴地时候盯着我看吗

2.災田
工作好像变少了,不过災藤桑对自己任务的操心程度好像大大增加了。
是做任务的时候全程睡觉被发现了吗。空闲下来的时候会这么疑惑。
啊啊……又要被叫过去讨论任务了。田啮看着冲自己微笑挥手的災藤桑这么想着。

3.木田(啊这个不是特别突出呢x
“嘿田啮晚上好,喝酒吗?”木舌举着酒杯冲田啮晃晃。
“不。”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这么巧碰见了就喝一点嘛,不醉不归!”木舌说着把酒一饮而尽。
“……在我房间门口喝想不碰见都难。”

4.抹田(这个……我只是不想遗忘了...

「菊湾」无题

你接受了菊的邀请打算前往他的家,将王耀的叮嘱甩到脑后一路上蹦蹦跳跳连哼的小调都带着愉悦的尾音。

树荫之中穿透而来的缕缕余晖跌落到你的头发上,甚是晃眼。你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眸子里满是迷茫的神色。——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你想你也许是喜欢他的。

菊的家与以前一样,干净整洁。你从喉咙里发出“哦——”的一声,如同对事物感到新鲜好奇的孩童般东张西望。

菊跪坐下来,用水壶轻轻为你斟茶。你紧盯着浅棕色的茶水从低到高地蓄满,声响仿佛吟唱。

你转动眸子,将视线锁落于菊的身上,他感受到了目光向你微笑,仅仅是勾起唇角这个简单的动作就几乎让你移不开眼。

“这么说来,梅小时候和耀君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