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阑干千尺冰

不过沧海一粟。有幸与您相识

© 瀚海阑干千尺冰 | Powered by LOFTER

是这样的人。

我擅长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乐于揣测他人,也擅长剖析自己。不算聪明,不算勤奋,不太成熟,甚至有些幼稚。被情绪牵着鼻子跑,不够理智也心甘情愿。特长和喜好只懂些皮毛,比起熟人对事物的热爱,连略懂不敢妄称。

自卑却也谈不上妄自菲薄,骄傲却又清楚强调缺陷。普通而懦弱,有一点底气自诩温柔。我将手术刀对准自己,见得了肉见得了血。一笔一划精心拆解,展露一颗坦坦荡荡却略显浑浊的真心。

真的,却也腥了。

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凡夫俗子。

野猫。

是一只灰色的猫。

她卧着,雨将不大的血滩淋漓成三分灰白。司机犹豫了一下,车速稍稍放慢。这一瞬间的犹豫明显展示了人对待生命的仁慈,同时抵去了些许罪恶感。我深深吸进一口满含凉意的空气。车颠簸了一下,行驶过去。

没有哀鸣和呜咽,也没有骨头碎裂的声音。也许是被过大的雨声盖住,也许是被耳机里撕裂般的歌声掩去。温热的气息徐徐吐出,应是安抚本就平静的心率。

流浪猫或流浪狗会蹲在尚有余温的发动机上,等汽车重新发动,发动机周围迅速升温。便会不顾一切跃离滚烫的机器,迎来凉爽的空气和滚动的车轮。二次碾压接踵而至。

这是常有的事。

It rains cats and dogs.

滂沱大雨减弱为细雨。那暗红...

【欧白】雪(小白主视角)

小白主视角,其实cp向没有那么明确……咳。有参考以及模仿龙妹的《旁观者清》。小白姑娘果然是我心头最爱。
有私设,文笔拙劣逻辑欠妥。含现→欧

愿博各位一笑。

*

        小白眯着眼睛,困乏地盯着天花板。她挣扎半晌,向被窝外探出的一只手接触冰凉的空气,摸到枕边的手机,空气立刻透过被子窜进凉凉的寒气。她瞥了眼窗外,天光已经透过窗帘落进宿舍,三个舍友仍然在安睡,偶尔被她捕捉到几声清浅的呼吸。

        打开手机,三条未读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