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阑干千尺冰

不过沧海一粟。有幸与您相识

【将律】你的生日

事实上将律将无差

初次下笔坑害这两个小男孩,望各位海涵

上帝啊我爱他们
********************************************
电话的信号穿过清冷的小巷,挤过喧闹市中心,伴着风自电信塔穿堂而过,最终越过在此时仍然蔚蔚的天空,抵达在13年前的今天诞生的,那个红发少年的手心。

“嘟——”

晚霞正被点缀些许璀璨的暗沉天色缓慢蚕食,一点一点衬得天际余晖愈发鲜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电话那头的友人。那颗归为普通的巨大神树静立于原地,任凭夕阳侵袭那所剩无几的绿色阴影。

影山律望着窗外的景色出了神,对铃木久久不接电话的事也不恼,心里倒数了三二一准备挂了电话再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

——可听筒却在这漫长的十几秒里迟迟没有落在电话的凹槽里。

听筒机械性地发出“嘟——嘟——”的冷漠音节,简单随意到律自己的心里也跟着它打起节奏来。

就算勤奋如影山律也会有想要罢工的时候,法国人的浪漫随性鲜少出现在他的身上,只是由于原因太过特殊,致使一向循规蹈矩的三好学生因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犹豫不决,走上拖延事务的康庄大道——当然,他没打算放任自己懒惰就是了。

“嘟——”

影山律突然发现自己今天的耐心出奇得好。

并非缺乏耐心,他自诩耐力高于常人,只是铃木将熟知将惹烦影山律的方法,甚至能用他异常灵活的脑袋算清了他会于哪一个点和何时爆发,在律心中的重磅哑弹爆炸前夕以一句看似微不足道的话语或者亲吻彻底熄灭。想到这里他轻啧了一声,迟来的羞耻感慢慢攀上心脏,七转八拐挠得人心痒。

“喂律——本来打算等你挂了再打过来的,没想到你的耐心出奇得好啊。”

熟悉的声线自话筒飞驰而来,顷刻间将飘飞的思绪拖拽回来,令人猝不及防。原本准备完全的话语突兀堵塞在喉口,发不出半点声响。一向机敏的脑袋在此时无法组织恰当措辞,任凭骤然安静的气氛尴尬起来。

“律?今天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他的话仿佛是吼出来的,掺着呼啸的风声,像是在竭力奔跑,却又强忍着顽劣的笑。“等等啊你先别说,我猜猜你要说什么!”

没等律发表任何评论,他便开始滔滔不绝地猜测起来,例如有关茂夫的事,譬如有关茂夫师傅的事,再如有关茂夫那个金发友人的事。律漫不经心地嗯嗯啊啊敷衍对方毫无价值的询问,努力思考如何言简意赅地将不可言喻的话语对他道出,脑内却不可抑制地想象到他飞扬跋扈的眉眼和迅捷如同猎豹的身影。

律又一次将视线锁落于窗外,曾被人顶礼膜拜的神树也无法挽回持续消逝的夕阳。深蓝与紫红静寂无声地对峙——除却耳畔无法暂停的愉快揣测。

律有一些想笑,于是他收回视线,嘴角便挽上些许无法抑制的弧度,眸子里映着枯燥的学生会文件,因荡入心底的声音发酵出鲜少温柔的目光。他下定决心般开口,此时将的话语配合地停止,止住的风声让世界静谧下来。

“铃木,我是想说——”

电话被突兀挂断,律诧异地放下听筒,下意识地向窗外看去——

只一下,便撞进恣意妄为的那不勒斯海里。

“我知道的,律。”少年站在窗外,耀武扬威地冲自己摇晃手机。脸部的轮廓被夕阳的余晖或深或浅地勾勒,配合着发色烧起满天霞海。“生日快乐之类的话,是吧?”

“你还是猜少了,铃木。”听出律话语中少有的得意,他饶有兴致地挑起眉毛,衬得发色愈发亮眼。

“我其实是想说——”海水如万片碎光动荡闪烁,扬开影影绰绰的殷红暮光。

那透着光的眸子带些希冀锁紧律的视线,不自觉握紧拳头,目光灼热到发烫。他弯了弯眼角,尽力忽视耳尖发热的感觉抿唇冲着突然不知所措的红发少年微笑起来。

“你一向喜欢嘲讽我所谓兄控情节,所以我现在想要反击。”

“我喜欢哥哥,毋庸置疑。”

“——但我最喜欢你。”

扑面而来的吻灼热到发烫。

生前[maki第一人称]

对我说了无数遍的那句话,不管听了多少次也觉得难过,如同烙印般刻印在心上,挥之不去。

——你是个废物。

“啪!”突如其来的拍掌声将我吓得将笔甩出,紧紧闭着双眼不敢寻觅声源,当耳畔传来熟悉而又温暖的笑声时我才睁开眼,夕阳侵染带着笑意的侧脸映入眼帘将我的世界照得通透光明。

“maki又在发呆——”略带娇嫃的语调,扣击着耳膜,再蔓延到心脏,随后涌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暖意“一起回家吧!”

“恩,走吧。”我小声回应着Yuu的邀请一边小心地看向周围的同学生怕惊动了他们,但又不出意料地瞥到了不满的眼神。

“啊……啊,又是这家伙独占了Yuu呢。”

“是啊……如果不是Yuu心地善良才不会接纳这个废物呢。”

“这么说来我上次还听说这家伙偷过Yuu的东西呢!”

“啊真糟糕!要早点告诉Yuu这个家伙恶劣的地方才行!”

不是这样的。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尽管这么想着,我不动声色地收拾书包然后快步跟上愉悦到走路都有些蹦蹦跳跳的优子,阳光下的棕色发丝晕染上些许晃动的金色,勾勒出一段又一段模糊恍然或深或浅的轮廓。

Yuu是我唯一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性格开朗而且受人欢迎,她总是能给予我自信然后驱赶我的懦弱。她的笑容如同朝阳般灼目,夕阳般美丽。

而我,却是肮脏角落的尘埃。

夕阳铺满我们左右之间的空隙,但速度最快的光却仍然透不过我们紧紧相握的手。白天与黑夜的交换转瞬即逝,我们一路上的欢声笑语引来绮丽云霞的驻足围观,然后搅拌在月起日未落的暧昧时段里。

“对了,明天是你的生日对吧?乖乖等着我的礼物哦!再见!”不等我说些什么,优子冲我吐了吐舌头随后风一般地跑进自己的家门,我道别的声音随着她快乐的笑声渐落尾音“啊……明天见,Yuu。”

回到家,迎来的是一如既往地抱怨“老师打电话和我说有同学反应你偷别人的东西,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呢?我是这么教你的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不是的,不是我做的……明明没有证据,就是凭借他们的说辞……

为什么不信任我呢?

落月摇情,我坐在床上稳定心绪,并提醒自己明天是自己的生日,应该充满期待。“想想Yuu,她一直都对你很好,她明天还会给你生日礼物,她总能巧妙地挑选出你想不到却又特别喜欢的礼物……”总之要心怀期待,真相总是会被人知道的。

我这么安慰自己,自己与自己对话用来缓解胸口处难以言明的失落。

关上灯,月光皎洁,积水空明。我阖上眼眸在不知何时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初升的太阳完成了又一次交替,辰星在凌晨之时隐去身影昭示着新一天的开始。母亲一如既往地冷淡,丝毫没有记住特殊的今天——尽管对她而言意义不大。

我在逆着带有湿气的风中行走与优子在日常的十字路口汇合,她如往常一样站在那里,安静地等待在天空的一隅,晨光则给她披上霞彩。

Yuu故作神秘地让我闭眼,而我也心怀期待地合上眼眸任凭阳光为我在黑暗中留下橙红色的世界。“看!”得意期待的笑容映衬着闪耀银色的精致项链,使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喜欢吗?”她的声调里是掩不住的期待,瞳仁里满是放晴的空色。“恩!”我用力地点头,企图在抬头之前将眼泪挤回去。但指尖冰凉的金属触感却诱引即将决堤的眼泪在顷刻间泛滥成灾,而优子也毫无意外地被我的眼泪吓到。

“等等这哪里是喜欢的样子啊!别哭别哭,不喜欢我再带你去买!你……”我透过满世界的朦胧看到她手足无措的表情。

我们对视了一会,盯着对方眼眸中自己的倒影然后默契地笑了起来,快乐的因子溢出笑容,溢出眼眶。

“——谢谢唷。我会好好珍惜的。”

上帝能安排我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Yuu。

心血来潮的all田小段子

1.佐田
最近佐疫越来越喜欢找田啮要求合奏了,虽然吉他和钢琴组合的场景比较奇怪,不过田啮觉得听下来确实不错——前提是佐疫你能别在弹钢琴地时候盯着我看吗

2.災田
工作好像变少了,不过災藤桑对自己任务的操心程度好像大大增加了。
是做任务的时候全程睡觉被发现了吗。空闲下来的时候会这么疑惑。
啊啊……又要被叫过去讨论任务了。田啮看着冲自己微笑挥手的災藤桑这么想着。

3.木田(啊这个不是特别突出呢x
“嘿田啮晚上好,喝酒吗?”木舌举着酒杯冲田啮晃晃。
“不。”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这么巧碰见了就喝一点嘛,不醉不归!”木舌说着把酒一饮而尽。
“……在我房间门口喝想不碰见都难。”

4.抹田(这个……我只是不想遗忘了抹本而已x
“田啮能陪我去一趟彼岸花医院吗?虽然已经是鬼了不过一个人走还是有点不安呢。”
“你真的是鬼吗”
“最近的任务我可以帮忙——”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快回。”啊啊,田啮还真是单纯呢~
“……就算你害怕也不要这么抱着我,抹本。”

5.谷田
“你在干什么田啮!怎么可以在这里睡觉呢!”谷裂这家伙简直比平腹还要麻烦啊……所以他为什么要求我去协助他完成任务,啧。被打扰到睡眠的田啮一脸嫌弃地打算起来干点事,结果被飞来的深绿色外套丢了一脸。
“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好好披起来!”对方一脸正经语调严肃。
……谷裂你的脑子没坏吧。

6.肋田
最近的肋角桑好像没事就盯着田啮。
正常,是爸爸对儿子的关心嘛。
所以为什么眼神会这么溺爱?
因为爱嘛。
以上为围观人员的对话。
——是啊,因为爱嘛。

7.平田(这个还挺日常x
“田啮我好冷啊!”
“……放开我。”
“不要——”抱住田啮美名其曰取暖的平腹笑了笑然后对身后投来杀人般视线的众人吐了吐舌头。

8.斩田
“田啮?”“恩。”“田啮。”“恩。”“田啮?”“烦死了你叫我干嘛”“那个……能让我试试你的鹤嘴锄吗?”一时语塞憋了一会的斩岛思考后这么说道。
“啧麻烦死了,弄坏的后果你自己考虑。”说着丢了过去。
“谢了,田啮。”
……
两块木头,没什么好说的(不你

恩,今天的狱都依旧这么和谐。

作者有话要bb(划掉):和我一起大喊“all田万岁!!♡”
嘛这是新来的脑洞就这么码了……然后搬到lofter来,大概大部分人萌的是平田然后认为挖洞组这个有点短小不是特别甜,不过我想挖洞组是因为日常已经处处撒糖了所以感觉不是特别明显?不过仔细想想平田这对是接触最亲密的啦xx田啮一如既往地让人痴汉prprprprprprpr(不对
不管怎么说,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菊湾」无题

你接受了菊的邀请打算前往他的家,将王耀的叮嘱甩到脑后一路上蹦蹦跳跳连哼的小调都带着愉悦的尾音。

树荫之中穿透而来的缕缕余晖跌落到你的头发上,甚是晃眼。你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眸子里满是迷茫的神色。——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你想你也许是喜欢他的。

菊的家与以前一样,干净整洁。你从喉咙里发出“哦——”的一声,如同对事物感到新鲜好奇的孩童般东张西望。

菊跪坐下来,用水壶轻轻为你斟茶。你紧盯着浅棕色的茶水从低到高地蓄满,声响仿佛吟唱。

你转动眸子,将视线锁落于菊的身上,他感受到了目光向你微笑,仅仅是勾起唇角这个简单的动作就几乎让你移不开眼。

“这么说来,梅小时候和耀君吵架了就会跑在下家里来呢。”他轻轻将茶杯推到你的面前,微笑着提起往事。

“那么久的事就不要提了啦真是的——”你鼓起腮帮子故作生气的样子,不过几秒便破功自顾自地笑起来。“那个时候真是麻烦菊了呢。”

“哪里,被你依赖在下感到很荣幸。”你抿了一口茶水,清香的味道仿若蔓延至心脏。他还是从前那样,谦逊、有礼、不骄不躁,和茶水一样。

你想你应该是喜欢他的。

夜晚袭来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不知不觉间明月携着夜晚微凉的空气来到你的身边,那时你颇有私心地坐在外面看月亮,想和他一起看,然后你只觉得鼻尖微痒,随后便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梅要注意保暖才行啊,如果生病了在下会很困扰的。”他快步取来外套披到你的身上,劝说你回房。那一瞬间你的鼻腔里都是那股带着暖意的茶香。

“诶——不要,菊和我一起看月亮嘛……”你拉拉他的袖子,翘起嘴巴用着撒娇一般的语调。他抵不过你的请求,拿了一个暖手袋递给你。你接过暖手袋,指尖传来的暖意渗入指心渐渐涣散开来,这时的你有些感激地想着,有菊在旁边多冷也不在乎。

你想你一定是喜欢他的。

“呐呐,菊还记得吗,我们以前也一起看月亮呢!”你抬头望着月亮,随后又把视线转向菊,他正看着你,月亮掉进了他的双眸里。“恩,记得。那时的梅还缠着在下讲故事,真的是非常可爱呢。”他颔首回应你的话,抬手将你垂下来的发丝捋至耳后。

“所以说,不要提这么久以前的事啦——”你抱怨着,看着他的笑颜。他依旧看着你,弯眸对你微笑。满月还是好好地盛在他的眼睛里,缓缓地缓缓地沉下去。

你微微张开嘴巴看着他,连准备了好久的“今夜月色真美”都没有说出口。菊已经明白了你想说的话,俯下身用唇轻轻触碰你的脸颊。“梅,你很漂亮。”

月亮依旧好好地盛在他的眸子里——只是,他眨眼的时候,月光就碎了。

你想你确实是喜欢他的。
****************************
第一篇黑塔利亚的同人文,好久不上手码文有点生疏,不知道合不合口味。梗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梗,没什么新意。
“ 只是,他眨眼的时候,月光就碎了。 ”以及“月亮掉进他的双眸里”这两句话是来自锦岛澜川的High By The Beach。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