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阑干千尺冰

不过沧海一粟。有幸与您相识

© 瀚海阑干千尺冰 | Powered by LOFTER

【欧白】雪(小白主视角)

小白主视角,其实cp向没有那么明确……咳。有参考以及模仿龙妹的《旁观者清》。小白姑娘果然是我心头最爱。
有私设,文笔拙劣逻辑欠妥。含现→欧

愿博各位一笑。

*

        小白眯着眼睛,困乏地盯着天花板。她挣扎半晌,向被窝外探出的一只手接触冰凉的空气,摸到枕边的手机,空气立刻透过被子窜进凉凉的寒气。她瞥了眼窗外,天光已经透过窗帘落进宿舍,三个舍友仍然在安睡,偶尔被她捕捉到几声清浅的呼吸。

        打开手机,三条未读消息。

        她侧过身,谨慎地把因动作而漏开的凉气口堵住,严严实实地裹起来,才慢条斯理、又怀些好奇地打开消息栏。

        “上次的事谢谢你,抽了几个ssr,就原谅我了。”

        “容我在这个季节尊称您一声白大佬!”

        “晚安。”

        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落在凌晨两点,微妙地停在三十三分。第二条和第三条隔了好几分钟,看上去像是斟酌了好久才发出来的。

        小白把身体蜷了一点,连又一次漏进的凉气都不管,侧躺在床上无声地轻笑一下。鲜少出现的纯粹的欣悦涌上心头,打了几个旋又转了些许弯,杂却几分同情和怅然,荡开心底里影影绰绰的涟漪。

        她插手了多余的事情。小白思忖,抿了抿干燥的唇,干脆把脑袋埋进被窝里,放松脸部的肌肉,摆出自己最自在的表情。也许是浓浓愁意瞬息间倾泻而出,又或许是后来的悔意如火苗般滋长、蔓延。——她知道是自己逾越了。

        小白对往日的神情一清二楚,连笑里的几分几度都操纵自如——但她现在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别人看见会做何感想。

        可她不需要,别人也不会。

        她又把脑袋钻出被窝,顺手捋过遮住视线的发,一边斟酌言语回应了此时应当在睡梦中的欧阳学长,一边胡思乱想漫天神游。

        欧阳和高述是像的,可他们分明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都说同性相吸,说不定高述亦是如此。他把自己缩至孤傲地步,如一枚蝉茧化石,埋入永不见天日的冰原底层。而他对欧阳的好感,大抵是由羡慕和嫉妒开始的。*她看到过高老师欲言又止的神情、伸到半空中的手,触而即止,怯弱杂却着悲壮。犹豫踯躅,如鲠在喉。将喉间的话连着那颗嚼碎抿烂的真心,一起咽了下去。

        何苦。

        她把脸深深地埋进棉被里。触感温暖而包容,让她知道沉溺的感觉,却也不愿从中抽身而出。她定了半晌,小心翼翼地半坐起身,视线扫视睡眠中的室友,一边抬手小幅度地挑开窗帘。

        落雪洋洋洒洒飘落而下,紧密、多情、又轻描淡写地描绘出风的轨迹。寒意温柔地蔓延进了骨子里,冻得她鼻腔发酸。她心里突然腾起激动之意,瞬间便将那些纷乱的八面玲珑人情世故抛却脑海。她将白色盛潮收尽眼底,双眼干涩都不肯阖上眼稍作小憩。

        她记起小时候的事。

        父亲牵着一个阿姨来接她放学,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却乖乖地握上阿姨的手,糯糯地回答她的夸奖和问话。她的父亲牵着她另一只手,好像他们三个是真正的一家人。那个阿姨很漂亮,也很温柔。只是和母亲带些阴郁的漂亮不同,那个阿姨的笑温顺而柔和,令人如沐春风。她甚至错觉自己对她有些憧憬。她记起母亲垂泪的脸,感到些许愧疚。但她只是笑,走在两人之间蹦蹦跳跳地听他们暧昧的交谈,自然而然地握紧两只大而温暖的手,心里也不曾掀起惊涛骇浪,只是笑。

        她还小,却知道自己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在大人的世界里委身求全,缓和原本便脆弱不堪、支离破碎的关系。

        年幼的她仍然蜷缩在已然成长的她的眼睛里,朝向遥远而空荡的地方。

        她自认为自己成熟甚于大多数同龄人,可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视野远比想象中的要狭隘许多。这给她带来的不是又一次成长的喜悦,而是十八年的固有认知被一朝击碎,所有质疑与否定侵袭世界的挫败与不安。犹豫,彷徨,不知如何回头倒退至幼时,亦不知如何让她的眼睛如同龄人那样容下繁盛的夏天。

        她不知道。

        小白猛然发觉寒意已侵蚀入骨,打了个冷战。她披上件外衣,抱膝而坐,如同倦极,自作牢笼。她半阖着眼,视线透过垂发锁落于身旁的书本。像遥望暗夜灯火,疾奔或踱蹀,偕行或伶仃。她又瞥了眼窗外,雪群回旋飘转,如能恒古不散。

        她收回视线,回道。“感谢的话倒不用啦~话说回来,欧阳学长可以把N1的教材借给我吗?听朋友说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很正宗的火锅店呢~中午有空吗?”

        悠悠荡荡的雪影,带着不羁的姿态。她侧耳,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她不是止步不前的人。

*

        本子睁开眼,瞥了眼时间打定主意在被窝里蹉跎掉冬日的上午。她百无聊赖地刷着朋友圈,最终在一条莫名其妙的动态上驻足。

        “为今天主动走出寝室的欧神点赞,你会得到好运!”

        图片上的欧阳学长围了条围巾,手里的书变扭地挡着镜头,算是好看的脸因过大的动作而糊成一团。本子想起小白之前轻手轻脚离开宿舍的响动,觉得这个不同以往的早晨里除了雪还掺杂了些别的东西。她轻哼一声,思忖片刻还是点了个赞。

        她看到他穿风踏雪,向她走来。

——————————————————————
*正由於你太晴朗了,而我情愿把自己缩至孤傲地步,如一枚蚕茧化石,埋入永不见天日的冰原底层。如今想来,对你的好感是从嫉妒开始的。——简媜《烟波蓝》

后知后觉发现写错了出处,希望没有误导各位qwq。谢谢 @元徵  的提醒!!

评论(13)
热度(57)